逃離武漢,故意傳播病毒、危害公共安全

欄目:健康養生 編輯: 時間:2020年01月26日 11:35:26

緊急澄清,這樣的人只是一部分的害群之馬。大多數善良的武漢市民,還是自愿留在了武漢。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在已經確定病毒由野生動物引起時,還有人在吃野味??!某寶上也一度能夠直接購買到野味,當年疑似引發SARS的果子貍也在其中···

  隨著“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病毒擴散,已經確認此種病毒可以人傳人。每天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確診的上升數字,都令我們心情沉重。

  確診的病例中,患者們幾乎都有在武漢的居住、工作、停留、接觸史。

  曾經帶領我們抗擊非典的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教授建議我們:“沒有特殊的情況,不要去武漢。”“現在能不到武漢去就不去,武漢人能不出來就不出來”。以此控制疫情的擴散。

  武漢市已經宣布機場、火車站等離漢通道暫時關閉,相當于“封城”。民眾們也開始紛紛購買屯糧與物資??谡指窃缫衙撲N,不少商販坐地起價。

  比恐慌更可怕的是無知

  在每個人都在關心如何防治病毒的緊要關頭,羊卻發現微博上興起了一個奇怪的話題,叫做#逃離武漢#。

  這個話題下甚至有人在不斷煽動大家“逃離武漢”的情緒。

  不少人通過高速公路自駕,由武漢離開。

  不光是隨著春運人流回鄉的,單獨為了避避風頭去旅游的也有。甚至有人在自身已經開始發熱的前提下,靠吃短效退燒藥,也要逃過武漢防疫檢查,奔赴上海。

  甚至互相交流逃離的經驗···

  還想著現在迪士尼樂園這樣人群密集的地方玩上一周,還發熱再去上海當地就醫。上海人招誰惹誰了??

  羊是真的兩眼一黑!哪怕這些人出逃時的確身體健康,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潛伏期平均在7天左右,短的在2-3天,長的10-12天。甚至比我們很多人的春節假期還要長,他們這么做這跟故意傳播病毒、危害公共安全有什么區別?

  緊急澄清,這樣的人只是一部分的害群之馬。大多數善良的武漢市民,還是自愿留在了武漢。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在已經確定病毒由野生動物引起時,還有人在吃野味!!某寶上也一度能夠直接購買到野味,當年疑似引發SARS的果子貍也在其中···

  蝙蝠作為哺乳動物中唯一進化出翅膀的生物,身體自帶高溫,身上共生著我們都數不清種類的各種病毒,可以堪稱地球毒王。

  這樣的病毒罐子居然被做成刺身、湯藥、燒烤油炸···這些都是怎么能吃下口的?不中毒才怪吧??這種野味到底是好吃還是無知者無畏??

  還有很多更可怕的圖片羊就不放了···

  大敵當前,花樣作死行為卻還沒有結束。我們看到了可能會引發病毒的食野味者,看到了可能會傳播病毒的所謂逃離者。羊沒有想到竟然還能看到置親生孩子于不顧,也要孤身離開危險的人。

  小朋友發燒已經夠可憐的了,父母居然能像甩掉麻煩一樣把發燒的兩個孩子留在機場,自己一走了之?這真的不是遺棄行為的現行犯嗎?

  恐懼是正確的,合理的恐懼能讓我們保持清醒和警惕對抗病毒。但因為恐懼逼出的人性之差別,卻如此令人心驚。

  有些人在病毒沒有出現的時候胡吃海喝獵奇野味,在病毒出現后明知自己可能是攜帶者也要逃出疫區,不管非疫區人們的生死,甚至不管自己高燒著孩子的處境。

  而我們的醫護人員們、專家們卻在奔赴前線支援著。

  有的人在不計一切地逃離,有的人在不惜代價地堅守

  羊不知道大家有沒有看過關于武漢第一線醫護人員們的這一則視頻。講的是武漢一線的醫生不能和母親見面。醫生的母親給他帶來東西,也不能直接進去看看他,這位母親隔著門就哭了···羊真滴看的淚汪汪,醫生也有家人啊···

  還有許許多多的白衣天使們,其實都是年輕人,卻在年節關頭,奔赴搶救觀察的前線。

  更有一位25年工作經驗的主治醫師,寫申請書自愿參與治療。“不計報酬、無畏生死。”

  同濟醫院第二批志愿報名也早已滿員。

  為了讓更多人能踏實地度過年關,總有人負重前行,奔向第一線。

  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余危重癥醫學科的女醫生,在抗擊新型肺炎請戰書上寫著,“此時我沒有告知明昌(丈夫),個人覺得不需要告訴,本來處處都是戰場!”

  但她的愛人其實也是他們醫院的,為了說服丈夫,她在微信上都不敢挑明說,因為自己家孩子還小,還不到十歲。最后丈夫被磨得同意了,“因為形勢很嚴峻,還是要去管最危重的病人”。

  他們一家早就做好了沒辦法回家過年的思想準備,甚至都準備好了自我隔離,這段時間不再回家。只為了盡一份力,群策群力地控制住疫情。

  自從肺炎疫情爆發以來,前線200余名醫務工作者組成一線防治,300名醫務工作者組成二線防治,15名資深專家組成專家組。

  臨近武漢的上海,也派出了醫療團隊共一百三十余人,在武漢封城的時刻,專列支援武漢,逆向而行。

  當年在小湯山打過非典戰役的原第一軍醫大學小湯山醫療隊全體隊員,立下了請戰書,“若有戰,召必回,戰必勝!”

  前線的醫護人員們真的非常辛苦。病房前得時刻需要有人,尤其是icu,一人盯一張床,真的太辛苦了,看到防護服下都是些年輕稚嫩的臉,羊真滴特別難受。

  當肺炎患者問醫生,“我是不是快不行了,是嚴重了吧?”,醫生們還緊握著他的手,柔聲安慰病人:“嚴重是嚴重了,我們會盡力給你治”。

  隔離室內放著許多空氣凈化器,醫生們依然需要給患者清理口腔。行動不便的患者,醫護人員還給他們準備了便盆。

  病情較輕的患者在床上休息,醫護人員們則一床一床地照顧、安撫過去。

  孩子因為當護士的媽媽早出晚歸,都見不到面,希望能和媽媽說說話,就給媽媽送了一幅畫,畫上畫著媽媽和孩子。這樣護士媽媽想他的時候可以看一看畫···

  有的人在不計一切地逃離,有的人在不惜代價地堅守著。維護醫術的圣潔和榮譽,救死扶傷,不辭艱辛,執著追求。

  在特殊時期里,我們作為普通人,做好防護,保持消毒,遠離密集人群。密切關注最新信息,跟隨正確的步伐進行防范,把我們自己保護好,不給醫護人員再添麻煩。

  羊也相信,我們一定能夠戰勝這次的傳染病,打贏疫情攻堅戰。天佑中華,加油武漢!

相關文章
頭條推薦
最新資訊
竟彩篮球胜分差技巧